躺着装死。

【樱润】谨以此声20

    「润你再这样我都快有你在避开我的错觉了。」樱井做出一副可怜相,分明是意识到了什么,却好心地把心思藏在玩笑里抒发,这样不管得到么回应都不会尴尬。

    「说了是错觉就别想太多吧。」福山用笔戳他两下。

    「看吧你之前明明习惯用手指的!」樱井手一指,控诉道。

    「……」福山明显一愣,这下完全是无意识行为,谁知道樱井还会注意自己是习惯怎么戳他的。


    书中说,低等的动...

【樱润】谨以此声19

事实上,最开始时比起被这些似是而非现象提醒自己感情的痛苦,福山更郁闷的是自己一连多日的迷茫慌乱。

福山润从来都是一个目标明确敢想敢做之人,从当年的为喜欢之人踏入这个行业,到后来上京义无反顾付出一切,他一直以来最大的优势就是清晰自己要什么、如何能得。加上乐观天性与积极心态加成,即使早年间吃苦不少,如今也得到了相应回报。

『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如果有了心动的对象或事物,就要告诉对方,并努力争取。』这样的处事理念是福山多年行动的最佳方针,且屡试不爽,收获颇丰。

没想到混迹业界二十年,在一个事业成功的年头,被一些零碎细节提醒自己可能是这样的状态,着实让他心生不适。

但所幸那时不过是一段感情伊始...

【樱润】谨以此声18

「福山桑平时会和小野桑关系更亲近吧?但是每次和小野桑先行一步时,您总会回头看看那个人的方向。」


回到录制室内时,小野关切地用手在福山面前晃了晃,「润润你没事吧,怎么出去了这么久?」

「……呃?啊,没什么,最近便秘。」福山干巴巴地说,拿上台本走到小野旁边的麦克前,翻到本次录制部分。

「最近?第一次听说??」小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想再关心几句,却被对方用一个手势制止了。

他现在不需要任何人的关心,有些事情永远无法借助朋友来纾解。


那些暗夜里辗转反侧的隐秘心事,只有自己才能解决。


「您总是喜欢和其他人大谈特谈樱井桑的优缺点,一边夸赞一边损贬,好像全世界没有一个人会...

【樱润】谨以此声17

「如果和铃木君产生矛盾的话……可能会对润有不好的影响。」

「你有什么话想说吗?」
福山手上冲泡咖啡的动作一顿,扭头轻声说了一句。
室内暗处的人影稍滞,才缓缓迈步而出:「……福山桑。」

「……什么影响?」
立花神情凝重,一双杏眼与福山相映,却无丝毫笑意。
「润,假如得罪了铃木君……」

「……会大损你温柔前辈的形象的!」
「…………………………」
「哈?!」
「……噗哈哈哈哈哈哈润你的表情好好笑!」刚刚还肃穆板脸的挚友在一秒后扶着福山的肩笑弯了腰,「哈哈哈润润居然也有被唬住的一天!」
「……」福山迅速反应过来,「所以什么都没有?」
「哎哟你今天怎么回事!之前这种把戏根本瞒不住你的啊,还经常被你反吓一跳。」立花揩了揩根本不...

【樱润】谨以此声16

*怎么断章都不对,后面还有一部分我改改再发好了【被自己蠢哭
*最近几周要完成论文和一堆翻译作业【吐血】,我…尽量保证至少周更,但是可能会多好多好——多错别字Orz

「福山桑和樱井桑的配合真是太棒了!」女主役有些激动的声音传来,脑海里瞬间浮现当时她带着耳机比了个拇指的样子,「真的只是试音吗?像是在私下里演练了一百遍一样。」
「大概真的是一百遍吧。因为是在其他场合都完全不能被分到一个组的两个人啊。」樱井接话。
「因为『ツーと言えばカー』 。」
樱井:「……」
女主役:「……」
樱井:「等等等等…抱歉这是我们才懂的乐趣了真是不好意思。」
女主役漏笑的声音:「心灵相通的话请再配合好一点啊wwww」
樱井:「居然就自己全...

【樱润】谨以此声15

应该说,自从《阿松》配音定角以来,福山润就处在一种难以言状的激动中。
「像是要倒回去读小学一样啊,不是很棒吗。」他挤着眼。
「年龄一大把的大叔说出这种卖萌妄想的话也不觉得害羞呢。」神谷看着自己的台本头也不抬的吐槽。
正是准备收录樱井、小野和中村的一组对手戏的时候,三人在试着对词磨合,其他几位则在研究台本之余悠哉哉地在休息处悄声谈论起来。
「正是因为到了这个年龄说这样的话才更有感触哟,被社会的黑暗腐蚀了初心之后人生变得毫无理想可言那未免太可悲了~」
「一本正经胡扯的时候倒是从来不咬词啊你。」
入野闻言噗的一下,引得前面三人一个小小的回视。
「啊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入野连忙摆手道歉。

不知道为什么周围的景...

【樱润】谨以此声14

业界趣事和演绎技巧等诸多言论交谈被啤酒的冰块冲撞出清脆响声。

待两人聊起购物和其他休闲话题时,已空的清酒瓶被清扫到一旁,六扎啤酒被摆置在两人中间,还附加了不少烧烤、关东煮之类的小食。

新宿最近新开了一家服装店。

樱井喝得酒意上脸,话也多了不少:这个季度好像有进披风款,去看看应该不错。

哇真的?我这个人啊,就是为了穿披风才长成这个样子的呢。福山随口应道。

说大话的时候倒是面不红心不跳的啊你。

紧张和尴尬的时候也不会!连汗都不会出的!汗津津酱不要太羡慕!

是是是福山润真是了不起啊。

嘿嘿嘿我大概只有在撒谎的时候会出汗吧?不过那个披风确实是时候再去进一批货了~

谁知樱井挑挑眉,斜睨...

【樱润】谨以此声13

在福山的印象里,自认识起樱井就是个谨慎行事之人,总是尽可能避开风评之事,连他日常说话都多是语气温和、词速放缓——福山听他说话总是忍不住去想象此君儿时朗读课文的样子。
这人可不是快人快语的那一类,也不会轻易开罪谁。撇开有时舞台效果需要,这人不是吐槽而是真正毒舌的次数及近于无。
玩笑地说,本质上也是个狡猾圆融的狠角啊。

福山是被这个狡猾狠角拽着手腕拉出片场的。
一出门就觉得空气清新了许多,抬头竟然看见了一幕星辰。
「东京居然也能看见星星啊……」
「什么?」樱井扭头看他,后者耸耸肩。
两人在片场大门处停下,樱井面上还残留忿忿之色,他回身,却把脸偏到一边,像个发脾气的小孩一样嘟囔:「我说啊,现在的年轻人,难道连『要...

【樱润】谨以此声12

一从隔间里出来福山就开始狂搓自己的手臂,喃喃自语:「不行不行一不小心耍帅过头了……」

无意间发动『帅气必杀之大前辈威压』的福山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稍加回忆就忍不住害羞地脸热捂嘴干笑,「……我果然是『一耍帅就会死星人』啊啧啧。」


幸好马上他就没这个闲工夫去细细品味这股羞耻感了。

这天本就是番剧副线二人的重要场试音。监督之前已经强调过几次,要求极高,福山日前和樱井私下对戏了很多次,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日感不安。


在一片夕阳余晖中城市一角渐次清晰。

这是一个公交车站。

咖啡店老板13抱着一个装着杂货的纸袋,不时抬腕计数时间。

而...

【樱润】谨以此声11

难道铃木君已经告白了?!
福山嘴角一抽,贼眉鼠眼地打量铃木樱井两人之间的互动,不知是否是先入为主的猜忌,怎么看都觉得那俩从夏日祭起就有变化。
铃木的亲近大计进程似乎有所减缓,而樱井那边回应更是冷淡。且不说偶尔被邀约会摇头回绝,之前是因为确实先与福山等人有约了,现在倒是一句『有事』作打发,简直简洁果断到极点。
但是表象永远不能说明任何。被铃木搞得最近一惊一乍的福山现在全然不相信自己的判断力。明明都差不多四十岁了。
那,要问吗?
直问不仅打草惊蛇,还容易导致尴尬,可是拐弯抹角向来不是他的风格——要怎么开口才比较妥当?还是自行观察更为稳妥?
「润?」樱井莫名其妙地观察着福山的脸色,「……你有什么话想说吗?」
「啊...

1 2 3
© Cain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